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 > 正文
微信图片_20210422183519.jpg

开始的开始,是我们歌唱——致敬校园民谣

二十年前,当民谣潮开始在中华大地上渐浓渐盛之时,作为一个流行音乐重镇的武汉也并未落后,甚至走到了靠前的位置,尤其是其中的校园原创民谣歌曲。而武汉校园民谣的鼎盛时期,是1992、1993年至2002、2003年十年间。,这些熟悉的歌,相信经历过武汉校园民谣辉煌期的人,应该都还能哼唱。这几首歌分别来自于这十年间最负盛名的校园民谣人:武大的彭挺、华农的唐勇和华师的王恺、武大的徐斌。,为了纪念那记录了年轻人梦想与激情的音乐篇章,挖沙网联络了曾经的知名校园民谣歌手:王恺、唐勇、徐斌、彭挺等人,拿到了珍贵的歌曲音频。并联系了本期文章的作者清茶藏秋,在征得了他们的同意后,发了此文。,一起打篮球、弹吉他的兄弟早已各奔东西,昔日的歌词、乐谱,已模糊到不可辨识,那一年,我进了江城的一所大学。军训完後,我变得黑瘦黑瘦、灰头土脸的。没多久天气开始转凉,我带着好奇心满校园逛来逛去,终於乐颠颠地发现——有人弹吉他!好像还是自组的乐队!一痴迷的学姐告诉我,周边学校也有不少乐队。,我开始听红白蓝系列中的朴树与叶蓓,听高晓松的作品集《青春无悔》,还把多年前听过的郑钧的唱片找出来听,动不动就唱:“路漫漫其修远,我们要上下而战斗……。”同屋的姐妹看怪物似的看我。朴树唱:“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新世界来得像梦一样。”他说,18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的确,那时我正处在18岁,还不太懂得他歌里唱的许多,那时的我挺白痴的,但是拥有简单的快乐。我更没想到,这些音乐後来会成为我生命里无法割舍的内容。,自中学起我就有夜晚听电波的习惯,江城的电台也不少,在某个晚上,我听到了王超的《夜边缘》和杨东的《夜色阑珊》,他们的节目,总要介绍一些流行音乐,虽然大部分我在中学时都听过,但特殊的是,他们很少提及那些大街小巷一直播放的歌曲,王超曾在某个夜晚播放朴树当时的整张专辑,放高旗&超载,放许巍在红星的作品,而我开始懂了一些他们歌中所唱的,那些感觉和中学时听到国外的重金属不一样,我不只听旋律,还细细品味歌词,朴树唱“那面无表情的人就是你 的未来”,我流泪;高旗唱“不要告别”,我忐忑;许巍唱“我只有两天”,我沉沦。那时问及身边的朋友,只知道朴树的《白桦林》,不熟悉高旗,不知道许巍。我开始变得有些沉默。,中午的时候我也开始听收音机,听马淩的《传奇音乐网》,他说“没有不可逾越的传奇,只有不可替代的音乐”,年轻的马淩有着苍老的声音,我很喜欢,马淩喜欢很多台湾民谣,那时在他的节目里频频提到的名字如黄舒骏、马兆骏、黄小琥、黄大炜、罗大佑、张艾嘉、李寿全、南方二重唱等,这些都是我在中学时的电波里熟悉的名字,无比亲切。,我已经记不清楚第一次参加的大学晚会,隐约印象是仓促简单但是真诚。但我清楚记得有人唱艾敬的《那天》,唱罗大佑《闪亮的日子》,唱沈庆的《青春》,设备有些简陋,观众不多,但都静静聆听。我才知道一台演出要安排好不是那麽容易的。只要我们都喜欢都开心,那就够了。,冬天来了,我并不怕冷,所以穿着薄毛衣加外套就很暖和了,这是我来江城的第一个冬天。竟然落雪了,后来想想,应该是四年里最厚的一场雪。那时我认识了学校一 些玩儿乐队的同学,我们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但常在一起唱歌,在图书馆的喷泉旁、在学校的操场边、在玉兰园的草地上,我很安静地坐在他们旁边听那些简单伤感的民谣。那时最常见的是十多个人对着忽明忽暗的冷月残星大声唱歌。有时背着吉他在深夜的校园里闲逛,通过梅园旁没有路灯的小路,最终来到操场上弹琴唱歌,累了,就躺在草地上看月亮看星星。天稍微冷了,还能在角落的大树下搜集落叶生火取暖,空中弥漫着伤逝的气息,那时的我们真的老了吗?那时的我们多快乐!,进入深冬,我病了,发高烧,在床上躺了差不多两星期,我每天看着窗外光秃秃的大树的枝干,听《那天》:“说了世上一无牵挂为何有悲喜,说了朋友相交如水为何重别离,说了少年笑看将来为何常回忆,说了青春一去无回为何还哭泣……”梅园的积雪融化后,梅花更娇艳了。,大一下学期,初夏。王恺在学校举办了他的个人演唱会,这个我的老乡兼校友,曾是学校原创音乐的先锋人物,有过坎坷的经历,歌曲时而清新时而深沉。我没有经历江城校园音乐的鼎盛时期,但我庆幸,在他们告别之前,我赶上了末班车,我,听见了!,第一届的“我有我空间”於5月21日在武汉测绘科技大学举行,这是武汉地区首届校园音乐节。测绘就在我们学校对面,我兴冲冲地去看了。,严锴、张科、蔡明等的“风街”是第一个上场的乐队,由於音响的问题,他们的音乐听不太清,主唱的声音不太出彩,作品感觉还是比较民谣摇滚的味道。然後就是 “LOVE”乐队的小伙子们上场了,他们第一首歌是自己的,可是好象唱了一半就没有唱了,可能是音响的原因。紧接着有一个乐队,记不得是哪个了,翻唱了3 首BEYOND的歌,当时台下气氛还挺热烈的,可是我们这些真正来看演出的人就不理解了----这是原创音乐节还是翻唱音乐节呀?最好以後不要翻唱了,唱点自己的作品吧!其实就算作品不成熟也没有必要害羞,拿出来就是了,没有人会嘲笑你们,在这音乐节唱BEYOND倒会遭人不齿。他们还算好的,最可气的是在后来乐队演出的间隙,有个什麽组合跳了一段“劲舞”,我们一帮真正来看演出的人被整的目瞪口呆哭笑不得!为什麽搞这类演出要加个劲舞呢?这实在和这里的氛 围不太相称。 当然在学校里演,必然会有些我们不可理喻的事情发生,比方说劲舞之类(又不是系里搞什麽晚会你劲舞个甚?)。,这次演出的一 大怪现象是:测绘与某琴行提供所有乐器,并不让各乐队使用自己的设备,我深感奇怪,他们会提供什麽样高品质的设备麽?!所以演出时的效果可以说是够惨的 (这也和所有在大学里演出的情况一样),听说後台和台上可以听到声音特大,可是在台下就飘不见了?演出的场子的空间很高,声音一出来就飞了。其实我个人认为演出时音响的效果也是影响乐队演出现场的问题之一,没有好的效果,再好的作品也没有好的现场表现,更别提乐手的发挥了,你试想过主唱听不见声音时的尴尬么?,再来的乐队中有“星期二”、“跳藤”、“制造时间”给我留了点儿印象。听说“星期二”乐队与“跳藤”乐队先前就在华工(今华中科技大学)的“啪啦”酒吧演出过,“星期二”的主唱耀耀的嗓音很不错,他们翻唱了一首“敖包相会”,改得比较彻底(要翻唱的话,千万不能纯100%的,一定得翻出自己的味道来!)。“跳藤”乐队是张华齐和蔡晶晶等组的乐队,他们的作品听了一下,比较低迷沉重,还用了一把木吉他,词也听不大清楚。“制造时间”乐队是主音吉他小维、节奏周凯、鼓手小雨、贝司陈述。他们的乐队主唱是“废墟”乐队的主唱高峰顶的,他们的作品比较流行金属一点,旋律还行,词没有听清楚。 他们的技术也算不错,小维的吉他和小雨的鼓都不错。,演出最後是“废墟”乐队上场,他们带来了《九妖》、《最后的圣餐》这两首歌听名字就够金属的了,事实上他们确实是喜欢重金属的。现在成员是:主唱高峰,吉他肖晗,鼓手彭沛,贝司王睿。他们上场引起了一阵小骚乱,人们都站起来了,聚到前台看他们演出,当然没有谁跳。也许是最後一个乐队了吧,观众们正好要站起来活动一下他们的腿了?他们的歌的确比较重,主唱在甩头的同时发出高音的嘶喊,可惜音响里听不清唱了什么,吉他手们对着SOLO,鼓手狂击鼓膜,贝司手中间也来了一段和鼓手配合的SOLO。,演出在一片混乱中结束,我想这又是一次大家自娱自乐的机会,玩得高兴就好!,後来第二届的“我有我空间”我没去看,不过知道参加演出的乐队有“魔方”和“LOVE”,“LOVE”的主唱邹繁也就是後来“金手指”的主唱。当时一直在幕後支持并为之付出辛苦劳作的还有电台的李淘、王超、杨东、马淩。,大二那年活动越发多姿多彩。,华纳签了老狼、叶蓓、朴树、汪峰和达达,全国高校巡演开始了!,有一站在我们学校:10月27日晚。那天很多外校的学生来我们学校,门票15元,不少人抢,生怕没机会。那晚小雨,学校临时通告,礼堂经久失修,演出高潮时尖叫也许会引发共振,房屋倒塌,因此限制了入场人数,不少人来晚了都被挡在门外,幸好我去得早。金帝赞助的,进场时领了两小块儿巧克力。,楚天音乐台的DJ阿风走出来就问:“大家第一个想听谁唱歌?”台下嘈杂一片,大部分人都喊:“朴树!朴树!”那个激动啊。其实我当时多希望汪峰能来啊,我希望听到现场版的《晚安北京》和《花火》,可偏偏他没来。因而朴树出来时我没周围的人那么激动,反倒很安静。阿风说朴树发着烧,嗓子也不太好,公司本不要他来了,但他还是坚持来了。朴树出来后清嗓子,我的位子靠前,看得很清楚,他的精神的确不好,气色也不好,他没怎么说话就坐着开始自弹自唱了:《白桦林》与 《那些花儿》------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旁边坐着的来自交通科技大学的男生猛的站起来,挥舞着手中的萤光棒大叫:“朴树,我爱你!朴树,我爱你……”我身边 的一女生起初笑得前仰后合,後来也深受感染,投入到“萤光棒大军”中去了。朴树一直没怎么说话。,老狼唱了新歌《百分百女孩》与《虎口脱险》,他和叶蓓没带乐队,整个一唱卡拉OK。叶蓓出现後把气氛引向高潮,说实话,我一向不看好她唱民谣,总觉得她的声音唱民谣听起来有些别扭,但我不得不承认她很会调动气氛,她唱民谣的现场感觉很不错,比听唱片的感觉好很多,尤其唱到《蓝色》“很旧很旧的风”那句,还有“那白衣飘飘的年代”。遗憾的是老狼与叶蓓没有合唱我喜欢的《青春无悔》。,达达上台前还有一歌手唱了,我不认识,加之她并不是唱民谣的,大家都有些不耐烦,巴不得她赶快下台,对於华纳的这种安排我明白,但我懒得说。这时我看到一些人攀爬在礼堂的大窗户上。达达唱时我基本没了兴致,我并不喜欢达达,可他们还唱了不少,我就记得他们唱了《化学心情下的爱情反应》和《节日快乐》。达达是武汉的乐队,不少人都很熟悉了,唱的过程中我听到某男生很响亮有力的声音:“彭坦你个帅猪!” 我想,彭坦要是知道别人这麽轰他,心里还是会受用的,毕竟别人承认了他“帅”嘛。,曲终人散。我很快就平静下来。出场的时候,地上湿漉漉的。天上没有月亮。空气中弥漫着巧克力的甘苦之味。,11 月25日楚天音乐台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举办湖北省第一届城市民谣节。每一场都是象征性收门票费,如果你爱这些流行音乐,你一定出得起钱,我自然没错过这次盛会。有一场在武汉大学举行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天晚上,我从东湖边武汉大学的西南门——淩波门去了他们的体育馆。由於认识楚天音乐台当时某负责人, 我的位子非常好——第二排。我扭头看到石江(“刀子嘴豆腐心”的林小飞)坐在我旁边,不禁莞尔(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後来一直像陀螺似的转左转右找人说话, 如同主持的是他一样)。这次的主持是江城很多学生都很喜欢的DJ程丹、林刚还有“搞怪分子”阿宝。这次江城黄金时期三位原创的老大级人物齐聚一台了:王恺、彭挺和唐勇。王恺带着小学妹唱《山茶花》,他自己唱了当时的新歌《夜飞翔》(那时他还没起好名字呢,叫什麽《夜的天使》来着。我想想,至此,他的几首好歌《桂子山上的家》、《小雨夜》我算听全了);彭挺自然唱了《樱花树下的家》,看得出,武大的学生都很激动;唐勇的出现再度掀起高潮,一首《不愿你哭》 唱到台下的众人都要落泪了。其他的节目我记不太清楚了,我想我看到三位大哥太兴奋了,都有些迷糊了。,武大樱园2舍的楼顶,是彭挺记忆里最美好的歌唱之处,大二上学期,那麽多的快乐围绕着我。那时我以为,仅有音乐里淡淡的快乐与忧伤陪我度过无牵无挂的四年。那个冬天,我真的想不到,我就要不快乐了。,春节过後的三月,闪亮之星的比赛开始了。在经历了一个情绪低落的寒假之後,我依旧没事人一样疯疯癫癫地去看演出,像个不识愁滋味的孩子般没心肝地笑。,闪 亮之星的某场比赛,看见武汉理工大学的戴北。阿风说戴北很帅,真话,戴北比当时风靡江城的台湾某偶像剧中的男主角帅多了。戴北出现之时,全场一片尖叫声, 连男生都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魅力。这个原创才子当时参赛的曲目是《发现》与《占线》,根据真实的体验而写,作为一个小故事来讲会比较搞笑,当然唱出来的效果更好。现场的气氛很热啊,在灯光的映照下我感觉不是身在三月的江城,有些错觉了。,闪亮之星的颁奖礼上,再次见到老狼和叶蓓。我看见老狼 很寂寞,全场30个决赛者只有戴北和中南财大(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吴金玲是吉他原创,其他人或者是不认识他们俩或者是不知道和他们说什麽都一个个靠边站着。我依旧没找老狼签名。同系的几个女生听我说唱《同桌的你》那个老狼来了,冲到後门找他签名,大喊着“老狼!老狼!”看得出,老狼很高兴,接过纸笔笑笑说:“别急。都有。都有。”一同学当时没纸,看到地上有张纸,随手捡起让老狼签了。一年多後我们提起这事,她说,那张纸我早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我笑了笑没说话,连同那些岁月都丢在风里找不到了吧。,城市民谣节落幕了。楚天台的张弛回来做完一期《我的大学》後去了非洲。这期间我在司门口一次不经意间见到了他,他还是老样子,只是节目已经不是那些节目了,张弛或许也不是那个张弛了。我提前感受到了毕业前的离别心绪,说不清楚。人终究是聚了又散了。,时间流逝的比风刮过还快。大三我终於住进了梅园旁的宿舍,我的另一半大学生活都在这栋楼了。起初我没想到我会住进这“天仙楼”其中之一,更没想到我後来也成了仙。寝室的姐妹换了人,我找不到老狼歌中所唱的感觉,睡在我上铺的姐妹呢?,马淩依旧在节目里放《光阴的故事》、《马不停蹄的忧伤》,我依旧需要音乐相伴才能入睡,只是时常从噩梦中惊醒,甚至整夜失眠,难得再有心理学所说的深相睡眠。我开始有些神经质。双休日没课的时候偶尔出去在校园里乱逛,一个人。或者整日看书,厌倦吃饭,拒绝说话。寝室的姐妹说我越来越怪,越来越不食人间烟火,像个神仙。嗬嗬,就我这道行成仙哪儿够呀,充其量也就能修炼成一妖精。还是不快乐,幸好还有音乐。,金手指乐队在街道口的“新人类”搞了专场演出,我喜欢他们的流行金属,也能想像得出人们对於主唱邹繁声音的惊讶:他第一次唱《无声的叹息》才19岁,然而声音无比沧桑!没见过他的人谁能相信他只有19岁?!主音吉他馀晓维在当时的江城绝对是个牛人。,许巍的《一天》、《礼物》都开始打榜,郑钧也来了。阿风很激动地放这些歌,我天天听许巍,不厌烦。不知道是什麽触动了阿风的神经,他又开始说王恺那些不堪的经历,他的如同山茶花般清丽的妹妹。哦,学校的桂花又开了,整个桂子山都充溢着花香,我漫步在校园里,回忆那些过去的时光,梅园旁通往图书馆的小路上,两旁的桂花压得枝头沉甸甸的,伸手可及,我还是没摘,就让这桂子山多香上几天吧。我美丽的桂子山。,又到了三月樱花开的时节。雨一直下着。江城就是这样的。“金手指”在酒吧的专场演出门票15元一张,这次我缺席了。幸好冰力先锋开始了,才没遗留太多缺憾。,冰力先锋选拔赛有一场在我们学校。门票就是康师傅冰红茶或绿茶,我买了两瓶就去了(我去晚了,早去买一瓶就够了。我不喜欢喝这种饮料。没办法,为了看演出就不能心疼钱),赠送的任贤齐的海报被我放在凳子上,踩在脚下面目全非。,财大的邹繁带着他的金手指乐队来了,唱的是那首经典的《无声的叹息》。金手指乐队成员:主唱兼节奏吉他邹繁、主音吉他馀晓维、贝司乐乐、踺盘闫通、鼓手曲建华。他们是当晚的第一名,也是後来全国总决赛的第一名,後改名叫“强调”了。鼹鼠乐队唱《这个冬天》;中间还冒出一支女子乐队;湖大的某支乐队因服装遭到 耻笑了(集体班尼路T恤)。我们学校的乐队是当晚的第二名,我还记得那个光头主唱的二胡不错。,当时我更加不快乐,失眠越发严重,极力控制自己的意志不去吃安定。但是故作笑颜,忧伤比快乐多。,大 四终究不可避免的来了,我急切想离开,却又舍不得。实习,找工作……少了看演出的时间。学校一支木吉他乐队“黑匣子”逢周日晚就在图书馆前的水池旁唱歌,或随意或紧张,时快乐时感伤,乐队的主音吉他手一副黑框眼镜,显得很有学问的样子。主唱的脾气相当好,每次有人要求唱什么歌他总是笑着满口答应。华灯初上,大家围成一圈,琴声、歌声在晚风中飘荡,一直萦绕在那些朦朦的夜色中,也萦绕在我现在的心头。有多少人侧过头来看我们,又有多少人凑过来一起合唱, 我只记得当时的我在用心的唱着听着。我们之间,不像兄弟姐妹,但也不像一般的朋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总之我觉得快乐。我满足了。想想,我应该算个很好的听者。一直听着别人的吉他声毕业。,还记得吗?那面斑驳的老墙,经过我们的装饰它如此美丽。台前身後,是我们在聆听;灯影交错,是我们的目光。听,他们内心深处纯净而美丽的声音,这是一笔很难代替的财富。虽然匆忙。,轮渡上,横过长江,让我们再笑一回,再感受一次清风拂面。,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走校园的路,每一遍都那麽熟悉那麽亲切,不厌倦。,还没觉察时间的流失,已开始吃散夥饭了,大家都喝高了。,我们终究像蒲公英般随风散落在天涯了。音乐过後,我离开了那座城市,继续上路。但是眼角已有忧伤。辗转到这北方的城市。我无所适从,我手足无措。幸亏还有那些音乐啊,我庆幸我还固执的守侯着它们,它们也始终陪伴着我。青春无悔,那些花儿,我们曾那样真诚的唱过。,我依旧是我。依旧是我。我们还年轻,我们都有梦。我们不後悔,毕竟我们都年少轻狂过,那一段岁月值得珍视。,不愿再看到你哭红的眼 不愿再看到你憔悴的脸 不想再听到你说的再见 不能再听到你轻柔语言 其实还怀念着美好昨天 真的想就留在你的身边 其实想擦干你流泪的眼 真的想拥着你幸福永远 你说过要和我一起飞翔 也说过你不会后悔 你编织的梦是如此美丽 长发飘轻拂我脸 你说过要和我一起飞翔 也说过你不会流泪 你编织的梦是如此遥远 其实我不愿你哭 但愿你依然有迷人的眼 但愿你依然有快乐的脸 告诉我从此后你会怀念 惦记着我的情永不变,我有一个家,在静静的桂子山上 那里有许多的老师,他们都很慈祥 漂亮的女生楼里,姑娘像花一样 每天下午的操场上,是男孩最多的地方 我的大学里面,有一个露天电影场 每当有电影的时候,这里都是沸沸扬扬 每天的早上,这里都书声朗朗 这里有时有人哭泣,有时也有人把歌儿唱 我的大学校园,曾经有我的梦想 美丽的桂子山上,还有我心爱的姑娘 我的大学校园,不再有我的梦想 拥挤的宿舍楼里,是我最留恋的地方,当青春走过你的脸,写下多少年少轻狂的诗 当岁月流过你的指尖,带走那些我们许过的诺言 当青春走过你的眼,你目光的忧伤我依然流连 当我再次听到你写的歌,你又轻轻拨动我的心弦 你说,爱我所爱,那些来来往往路过的人 你说,过去现在,我们一起唱过的歌 你说,爱我所爱,那些夕阳下面温暖的日子 你说,过去现在,走过的青春无怨无悔,
微信图片_20210422183519.jpg
取消
扫码支持 支付码